2016年终总结

2015年8月从阿里离职,并以合伙人身份加入团队开始创业,忙忙碌碌中转眼回望已经一年零四个月。

2016

15年底全球资本进入冬天,很多投资方都已洗洗睡了,煎熬中的创业公司死的死散的散,从前的规则已经玩不转了。当创业的热潮逐渐退去,露出的赤裸裸地现实让我们不得不考虑转型。值得庆幸的是,这次转型无疑是成功的,我们顽强地活了下来,也准备活的越来越好。

15年10月,迫于资金压力所有合伙人全部降薪,同时做了较大的裁员。由于没有大规模裁员的经验,那次裁员做的很失败,后遗症一直到今天也没有完全治愈。

裁员后公司的人变的少而精了,能做的事情虽然变得少了,但抓重点的能力变得强了,最为重要的是成本大幅降低了。

Read More

Comments

DNS 服务的基本逻辑

用户通过域名访问网站,而计算机并不知道什么是域名,它们只认 IP。因此用户用域名访问网站时,需要先将域名转换为对应的 IP 地址,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域名解析。

具国际组织CENTR(欧洲国家顶级域注册管理机构委员会)的统计,目前全球共有3亿个顶级域名(有多少个二级域名不详)。这3亿顶级域名可能随时在变动(IP地址等),我们不可能在本地对其进行解析,因此就有了域名服务器的出现。

在客户端访问网站时,首先通过指定的域名服务器进行域名到IP的转换,然后通过转换后的IP地址访问网站。解析过程如下

Read More

Comments

闲谈企业文化

“Culture guides discretionary behavior and it picks up where the employee handbook leaves off. Culture tells us how to respond to an unprecedented service request. It tells us whether to risk telling our bosses about our new ideas, and whether to surface or hide problems. Employees make hundreds of decisions on their own every day, and culture is our guide. Culture tells us what to do when the CEO isn’t in the room, which is of course most of the time.” – 摘自:《Culture Takes Over When the CEO Leaves the Room

“文化指导的是自由决定的行为,并且在员工手册管辖范围外发挥作用。文化告诉我们如何应对前所未有的服务请求。它告诉我们是否需要冒险告知我们的老板我们的新想法,是去揭露问题还是隐藏问题。员工每天要独自做出很多的决定,而文化则是我们的指南。文化告诉我们当CEO不在的房间时我们该如何去做,显然,大多数时候就是这样的”

Read More

Comments

三亚游

G20峰会如期在杭州举行,作为杭州人内心是无比骄傲的。随着天越来越蓝,人越来越少,G20的假期也来了。

印像中的海应该是蔚蓝的,干净的,美丽的。而无论是去过的青岛还是厦门,看到的海和印象中的相差太远太远。

三亚有国内的马尔代夫之称,一直想去看看。只是三亚是国内属一属二的热门旅游胜地,放假期时总是人满为患的,而人少时自己也同样没有时间。恰逢G20,杭州人民多了一个黄金周,于是一家人终于如愿以偿,去到了向往已久的地方--三亚。

Read More

Comments

厦门游

和大多数人一样,春节回老家,看看父母,见见亲朋。而今年我们带着宝贝儿子自驾去了厦门,一座人潮涌动的城市。

Read More

Comments

曾经奋斗过的地方

Read More

Comments